福建时时彩200期走势图|福建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當前位置: 一起學習網 > 語文學習 > 古詩詞 > 正文

古詩詞里田園童趣 一起尋找回憶中的童年時光

  每天都在行行匆匆忙忙碌碌的生活中的你還記得那個無憂無慮的童年的時光嗎?還記得童年中那些讓人向往的趣味生活嗎?那時候的我們是那樣的簡單而快樂。其實古代小朋友即使沒有現在孩子們的物質豐厚的生活但是依舊非常快樂簡單,我們一起去古詩詞里尋找那樣純真的童趣吧!

田園童趣

  勞動也能很好玩

  鄉村的孩子們從小就要參與家庭的農事勞作,但是對于活潑好動的他們來說,這樣的生活日常中也蘊藏著無限樂趣。

  在眾多的古詩中,放牛是出現頻率最高的一項兒童勞動了,因為它簡單易操作,適合兒童,可是“牧童們”在這個簡單的任務里可是玩出了各自的精彩。

  “牧童騎黃牛,歌聲振林樾。意欲捕鳴蟬,忽然閉口立。”袁枚的這首《所見》描繪的就是一個放牛娃的日常情趣。一邊放牛,一邊高歌,把樹林里的百鳥都當成他的忠實聽眾,但在唱到高興處時,突然戛然而止,因為有別的更有趣的東西吸引了他——蟬,他想要去抓樹上的鳴蟬,一個“忽然”瞬間就由動轉為靜,連一個細微的動作都不敢有,生怕一個不小心驚動了鳴蟬,小孩子的注意力不就是這樣轉瞬即逝嘛。

  “牧童歸去橫牛背,短笛無腔信口吹”。這位牧童喜歡吹笛,放牛歸來有點累,他找了一個讓自己更舒服的姿勢——橫臥在牛背上,同時信口胡吹著笛子。不用報班專門學習,不用每天對著譜子苦練,更不用考級,牧童就這么無腔無調地吹著,吹給自己聽,也吹給老牛聽。

  有的牧童對牛完全放任自流,自己玩累了睡在草叢里,也不管牛群去偷吃莊稼——“牧童兩兩眠芳草,不管群牛食豆花”,要是被這莊稼的主人看見了,可得挨一頓訓。

  還有的牧童就愛花花草草,一邊放牛一邊采花,“歸去山花插滿頭”,留下一路的歡聲笑語。

  除了放牛,當然還有別的農活要做,比如“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亡賴,溪頭臥剝蓮蓬。”耕田、編織、剝蓮蓬,年齡不同,分工也不同。最小的孩子勞動任務最輕——剝蓮子,他也最沒規矩,趴在小溪旁,邊玩邊剝,稍微想一想就知道,小孩子對吃食能有什么抵抗力?邊剝邊吃,剝完估計也剩不下幾顆了。

田園童趣

  除了勞動,鄉村里過節也給兒童們分配了了任務,可是孩子們不僅不嫌煩,反而樂此不疲——搗蛋嘛,我們最擅長了。

  比如宋代時,在立春日這一天,“賣困兒童起五更”。江浙地區的孩子們五更就要起床,三五成群出去叫“賣春困”,寓意農事將要開始,人們要從冬天的倦怠中振作起來,投入新一年的勞作之中。立春一般是在農歷的臘月或正月,天寒地凍,按理說,早上不到五點就要起床是很痛苦的一件事,但是對于兒童們來說,這是一個難得的搗蛋機會。你想,出門呼朋喚友,邊跑邊喊“賣困”、“賣春困”,嘻嘻哈哈,追逐打鬧,把各家各戶的大人們吵得不得安眠,他們還不能罵你,名正言順的搗蛋,不是很好玩嘛!

  廣闊天地,大有樂趣

  當然,除了勞動,村里的孩子們最擅長的還是從大自然里尋找到無限樂趣。

  比如逃學去抓魚:“因漉戲魚常下水,緣敲響石斗登峰”,不僅抓魚,連鵪鶉也一塊兒抓了:“鶉滿群童綱,魚浮百石陂”。當然,各種各樣的昆蟲孩子們也不會放過。“兒童急走追黃蝶,飛入菜花無處尋”,蝴蝶色彩鮮艷,兒童們當然喜歡,一路跌跌撞撞,奔跑著去追趕,但是當黃色的蝴蝶飛入了油菜花叢中,蝴蝶成了會飛的花,花成了不會飛的蝶,搞得孩子們暈頭轉向,最后只能垂頭喪氣地放棄了。除了蝴蝶,蟋蟀也是兒童們的最愛,“知有兒童挑促織,夜深籬落一燈明”,促織,就是蟋蟀。孩子們被它的叫聲弄得心直癢癢,夜深了還提著燈籠在籬笆邊上到處尋覓。

  昆蟲可以抓,蓮花只能“偷”了。“小娃撐小艇,偷采白蓮回。不解藏蹤跡,浮萍一道開。”年幼的娃娃瞞著大人,自己偷偷劃了小船去河里采了蓮花回來,心里邊還暗自得意,卻沒發現自己的行蹤已經暴露了——水面上的浮萍一字分開,留下一道小船劃過的痕跡。

  而到了滴水成冰的冬天,孩子們就地取材,把冰塊制成了樂器,“稚子金盆脫曉冰,彩絲穿取當銀錚,敲成玉磬穿林響,忽作玻璃碎地聲。”——把冰塊用彩線穿起來,乒乒乓乓當鑼敲,正玩得高興呢,結果一不留神冰塊被敲落,碎了一地,你猜孩子們是歡呼雀躍呢,還是垂頭喪氣?

田園童趣

  抓魚、撲蝶、采蓮、玩冰……除了這些季節性的游戲外,在農村,還有一項道具隨處可見,隨時可玩,基本不受季節限制的游戲——斗草。“懶強年少愛花狂,且伴群兒斗草忙”、“今朝雨歇春泥散,剩伴兒童斗草嬉”、“閑投鄰父祈神社,戲入群兒斗草朋”、“更就群童閑斗草,人間何處不兒嬉”、“青枝滿地花狼藉,知是兒孫斗草來”……歷代詩人們不吝筆墨,也正說明“斗草”游戲的長盛不衰。

  “斗草”有兩種,文斗和武斗,文斗就是看誰采的花草種類最新奇,花色最艷麗,武斗則是從自己所采的花草中挑選莖葉最粗壯的,與他人的兩兩相交,用力對拉,莖葉不斷者獲勝。這個游戲城里的孩子端午節才能玩,鄉村里的孩子則隨時隨地都能玩,從“青枝滿地花狼藉”中就能想象出孩子們斗草時快樂熱鬧的場景。簡單又有趣的斗草,有時候連大人也忍不住加入進來呢。

  古代鄉村的兒童們物質條件也許不如城里的孩子可是游戲玩樂從來都與物質無關,他們既能從日常小事中發現無限樂趣也能把枯燥的農事勞動變得無比好玩。即使他們沒有兒童節卻每天都是兒童節他們活得就是如此簡單好讓小編羨慕啊。


    福建时时彩200期走势图